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刑事律师咨询热线:18915947890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 秦某某涉嫌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案件

联系我们 / Contact

江苏苏源刑事辩护中心

专业江苏南京刑事律师团队,竭诚为您服务。

电话:18915947890(万朝发律师)

邮箱:wanchaofa@sina.com

传真:025-86229833

地址:南京市江东北路305号滨江广场2幢18层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站内搜索:  

秦某某涉嫌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案件

来源: 江苏尚义刑辩     作者: 南京刑事律师     更新时间: 2018-08-07

秦某某涉嫌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案件

(辩护人:袁小勇律师)

一、办案摘要

本案的案发缘起于一起民事案件的虚假诉讼,作为深港公司的大股东犯罪嫌疑人秦某某为了深港公司经营,准备用深港公司持有的新锦园公司40%的股权融资扩大生产,但深港公司两股东在经营理念和经营思路上未能达成一致意见。2011年犯罪嫌疑人秦某某则在南京某区人民法院自导自演了一场虚假诉讼,秦某某虚构了深港公司对第三人的债务,以第三人名义起诉深港公司,双方调解确认债权,再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深港公司对新锦园公司的股权,规避需要深港公司另一股东同意才能处分新锦园公司40%股权的公司法规定,达到以该股权融资的目的。虚假诉讼败露后,股东间矛盾变得激烈和尖锐起来,因此另一小股东试图利用刑事法律规范打倒对手,并赢得公司控制权。

了解案发的缘由后,辩护人内心确定犯罪嫌疑人秦某某在主观上系为了公司经营,没有挪用或侵占的故意,但主观见于客观,客观反映主观,内心确信还需要证据的支撑。因此,辩护人展开了详细的账目核对和统计工作,针对涉案四笔犯罪事实进行了反举证。首先,梳理统计出徐某和深港公司所有往来,制作往来明细表,让侦查机关断章取义认定事实的片面性一眼显现,同时收集提交深港公司贷款和徐某为深港公司担保的书证,犯罪嫌疑人涉嫌挪用30万元和90万元的犯罪事实立即不攻自破。其次,辩护人在犯罪嫌疑人的协助下,收集整理了深港公司大量的股东会决议、股东会通知、股东之间的往来信函等,证实了深港公司权利机构股东会对于添置经营用车、共同投资扩大生产等方面的决定,以及深港公司做账不规范、存在瑕疵的事实,结合法律规定论述了犯罪嫌疑人秦某某主客观上的表现均不构成犯罪。并在检察机关退回补充侦查对犯罪嫌疑人秦某某有利的基础上,乘胜追击,制作提交补充辩护意见,进一步扩大战果,维护犯罪嫌疑人合法权益,最终为犯罪嫌疑人获得了全案不起诉的完美结果。

二、案情简介

犯罪嫌疑人秦某某系南京深港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港公司)总经理和大股东。2012年3月29日,深港公司另一股东张某某以深港公司名义举报犯罪嫌疑人涉嫌挪用资金罪和职务侵占罪,上海铁路公安局南京公安处审查后对犯罪嫌疑人秦某某立案侦查。

2013年5月30日侦查终结,侦查机关侦查查明:犯罪嫌疑人涉嫌挪用资金2笔120万元、职务侵占2笔150.7万元,具体认定如下。

(一)、挪用资金罪:

1、2009年11月18日、20日、23日,犯罪嫌疑人秦某某让会计将深港公司资金30万元交给徐某个人使用,徐某出具了30万元的借条。2010年4月26日、7月26日,徐某分别向深港公司还款5万元和25万元。

2、2010年2月9日,犯罪嫌疑人秦某某将一张90万元本票背书到南京某某装饰材料有限公司,并将这张90万元本票交给徐某,徐某在本票的收条上签名。这90万元本票被徐某用于变更南京某装饰材料有限公司结算账户户名。2010年3月5日至4月6日,徐某分三次还清100万元。

(二)、职务侵占罪:

1、2009年5月,深港公司与另两家公司共同出资设立南京新锦园铁路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锦园公司),其中深港公司需出资200万元。5月22日深港公司股东张某某个人筹集了100.7万元,以深港公司解款单的形式向新锦园公司注资,用于成立新锦园公司。11月深港公司财务将这100.7万元做成犯罪嫌疑人秦某某借给深港公司的资金,并给秦某某开具收款收据,而秦某某明知此款来源,仍不指出错误,收下收据,非法占有这100.7万元。

2、2011年5月9日,犯罪嫌疑人秦某某代表深港公司与潘某某签订股权转让框架协议,约定深港公司将其所拥有的新锦园公司的40%的股权卖给潘某某。5月10日,潘某某按照协议支付50万元股权转让定金给深港公司会计,秦某某让会计将这50万元放在会计存放深港公司资金的个人银行卡上。5月26日犯罪嫌疑人秦某某等人在江苏文华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购买了一辆英菲尼迪FX35汽车,共支付80余万元,其中50万元就是放在会计银行卡上的股权转让定金50万元。该汽车登记在深港公司名下。6月30日犯罪嫌疑人秦某某要求会计做账时将这50万元股权转让定金做在秦某某对深港公司的债权,深港公司在无形中少了收入50万元,同时还增加了50万元债务。

综上所述,侦查机关认为犯罪嫌疑人秦某某利用职务上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构成职务侵占罪;犯罪嫌疑人秦某某利用职务上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借贷给他人,数额巨大,超过三个月未还或虽未超过三个月,但数额巨大、进行盈利活动的,构成挪用资金罪,依法移送审查起诉。

2013年7月12日,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将本案退回上海铁路公安局南京公安处补充侦查。2013年7月22日上海铁路公安局南京公安处再次将本案移送审查起诉。

三、辩护词摘要

(一)、犯罪嫌疑人秦某某涉嫌挪用资金30万元的事实不能成立。

2009年11月18日、20日和23日深港公司财务人员从个人名义开户深港公司实际使用的银行卡上三次共提取30万元交给徐某实际是为了深港公司向银行贷款需要徐某担保,故先支付30万元给徐某解除其位于鼓楼区乐瑰园的商铺的银行按揭304088.17元,再以上述房屋为深港公司贷款担保105.3万元。徐某2009年11月25日解除按揭,2009年12月27日为深港公司提供担保。此次贷款共计280万元,其他股东也以张某某、马某某、许某的房产抵押担保了175万。以上贷款都由深港公司和秦某某个人筹款归还完毕。

以上事实有深港公司与南京银行的《人民币借款合同》(附件一)和徐某与南京银行签订的《抵押合同》(附件二),以及本案卷宗第2卷第81-90页予以证实。

(二)、犯罪嫌疑人秦某某涉嫌挪用资金90万元的事实不能成立,2010年2月9日支付给徐某的90万元应当是向徐某的还款。

卷宗第2卷第30页深港公司与徐某这一页的“明细分类账”不能客观全面反映与徐某有关系的整体往来情况。根据深港公司财务资料中的原始凭证记载,2010年1月之前与徐某有关的和深港公司实际发生的往来即有105万元,2010年2月9日本票90万元以及李某某代转的10万元实际是对徐某的还款,因为2010年1月前与徐某有关的和深港公司的往来都记载在了秦某某名下,故通过秦某某本票转还。(以上详见卷宗第2卷第30-34页、第79页)

其次,卷宗第2卷第54页深港公司原始财务凭证“银行本票申请书”也清晰显示,深港公司财务人员申请本票时即在申请书下方标注“还款转徐某”,此款系归还徐某款项的性质一目了然。

综上,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秦某某构成挪用资金罪的事实和证据不足。深港公司管理人员与财务人员之间的沟通和交接不清晰,导致部分记账凭证与原始凭证之间事实和因果关系不明确,但作为管理人员和财务人员主观上均不具有将本单位资金挪作归个人使用或借予他人使用的故意,故犯罪嫌疑人秦某某构成挪用资金罪事实不充分,证据不充足。

(三)、犯罪嫌疑人秦某某职务侵占50万元的事实不能成立。

此50万元系深港公司向潘某某转让新锦园公司40%股权的定金,股权转让不能进行,深港公司应向潘某某返还这50万元,因此这50万元系深港公司的负债,犯罪嫌疑人秦某某向潘某某出具欠条愿意承担这50万元还款责任,这实际上是债务转移,由秦某某承担了深港公司的50万元的债务。职务侵占的对象应当是公司的财产,而这50万元却是公司债务,何来侵占。况且此款用于购买的英菲尼迪轿车也登记在深港公司名下,属于公司财产,没有任何人具体实施占为己有的侵占。

(四)、犯罪嫌疑人秦某某职务侵占100.7万元的事实不能成立。

1、秦某某没有侵占的故意。

首先,此款系深港公司向新锦园公司投资的注册资本,投资主体是深港公司,因此汇付时必须以深港公司名义向新锦园公司汇付,进账单据看不出是哪个股东汇付的资金,也没有任何人向财务人员说明过权利人,因此财务人员想当然地先挂账在法定代表人名下应属正常情况。

其次,2011年2月8日股东张某某书面要求查询公司章程、施工合同、财务会计报告、会计账簿等资料,公司2月15日书面告知同意查询,张某某遂于3月5日查询了上述所有资料。在上述查询过程中,张某某也未对上述100.7万元记账错误提出异议。因忙于工程建设,秦某某也未发现记账错误。之后股权变更后的股东张某某找到财务人员陈述异议,财务人员向秦某某反映情况,秦某某也当即表示让财务人员查账,根据查账结果调整账簿。

综上可看出,因凭证不清晰,财务管理不完善,公司领导人也忙于工程事务、筹措资金等因素,导致记账出现部分错误,并且一段时间内多方均未发现,这都是管理和财务工作的疏漏,完全没有将公司财产占为己有的故意。

2、职务侵占是将公司财物占为己有,而本案这100.7万元的错误记账实际上是侵害了股东权益,而非公司财物,故也不构成职务侵占罪。

五、企业财务管理混乱,财务管理水平低下,导致财务报表和财务统计出现差错,是目前中国中小企业财务处理的普遍现象,公司管理人员对此不应承担刑事上的责任。

本案卷宗第5卷5-11页“审计报告” 详细分项叙述了深港公司账务混乱的客观情况:1、深港公司财务管理混乱,会计核算不规范;2、记账凭证的账务处理不妥,导致相关科目余额数据不真实等,其中详细单笔审计情况不再转述审计报告,但这些正是导致侦查机关认定上述四笔账务疏漏构成犯罪的重要原因。

综合本案全部卷宗资料,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秦某某犯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的事实不能成立,证据不充分。作为深港公司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犯罪嫌疑人秦某某共向公司投入资金逾千万元,为了公司运转,即使至2011年底、2012年初,各种融资渠道即将用尽时还以个人名义高息融资200多万投入公司,并且为了公司的建设两次病倒在工作岗位上,至今还需带呼吸机睡觉。(详见附件三)这样一位为了公司付出所有精力,投入全部资产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怎么会为了一己之私而挪用或侵占公司财产?本案侦查机关侦查的四笔类似于犯罪的客观行为均是账务处理上的不妥,但原始凭证都是真实的,都是能反映客观事实的,没有任何虚假伪造,管理的不规范和财务人员财务水平低下出现主观上的过失不能认定是构成犯罪的故意。故辩护人请求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秦某某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四、补充辩护意见

(一)、《补充侦查报告书》第一、二、三项客观印证了犯罪嫌疑人秦某某涉嫌挪用资金90万元的事实不能成立,证明了这90万元系通过秦某某转还徐某的。

至于制造“现金流”方便以后银行贷款也得到了银行方面的确认,即银行贷款资格审查事项中“现金流”确系其审查的一项重要指标。深港公司建设资金紧张,秦某某为了方便以后贷款随时都在准备着为贷款做准备,不是说到了贷款资格审查前临时再去制造“现金流”,那已经来不及了。从这个方面看,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秦某某为了公司的经营建设未雨绸缪,多么地兢兢业业,这样的法定代表人怎么会去损害公司利益挪用或侵占公司财产。

(二)、《补充侦查报告书》第五项确实证实了徐某用解押后的房产为深港公司银行贷款做了抵押担保,担保额为105.3万元。

(三)、至于《补充侦查报告书》第四项,张某某的陈述恰恰印证了律师意见书中所阐述的深港公司记账不规范,财务管理不规范,财务管理水平低下等客观实际,但对因此而产生的一些失误,公司管理人员和财务人员在主观上均不存在故意,仅为工作的疏漏,并及时作出了补救和更正。

 综上,辩护人认为《补充侦查报告书》不能证明犯罪嫌疑人秦某某构成挪用资金或职务侵占罪,相反却展现了部分秦某某不构成犯罪的事实。

分享到:

版权所有 © 江苏苏源律师事务所(www.jsxb365.com)——优秀的南京刑事律师团队,领先的江苏刑事辩护律师团队。

备案号:苏ICP备11080451号,咨询热线:18915947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