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刑事律师咨询热线:18915947890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 辩护中心部分拘留后取保候审,未予逮捕且未移送审查起诉的案件

联系我们 / Contact

江苏苏源刑事辩护中心

专业江苏南京刑事律师团队,竭诚为您服务。

电话:18915947890(万朝发律师)

邮箱:wanchaofa@sina.com

传真:025-86229833

地址:南京市江东北路305号滨江广场2幢18层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站内搜索:  

辩护中心部分拘留后取保候审,未予逮捕且未移送审查起诉的案件

来源: 江苏苏源刑事辩护中心     作者: 南京刑事律师     更新时间: 2015-12-18

(承办人:江苏苏源刑事辩护中心王舒律师)

一、张某涉嫌寻衅滋事案 

(一)案情简介

201417日,张某因琐事与单位同事发生口角,单位领导最终维护了同事并对张某进行了一定的处罚(扣发奖励)。张某认为自己受到委屈,遂于下班后喊了两名朋友到同事处,意图为自己讨回面子,并索要赔偿。双方发生争执并动手,张某和同事等部分人脸部被抓破皮,但伤情不严重。

(二)办案思路

案发后,南京市秦淮区公安分局以寻衅滋事罪将张某等人拘留并通知家属,家属知晓后找到苏源刑事辩护中心,辩护中心第一时间安排了律师会见。辩护律师会见了嫌疑人,了解了上述案情后,认为就本案的案情,张某不应当构成寻衅滋事罪。就此,辩护律师与办案机关进行了沟通,并提出取保候审的申请。最终办案机关认可了辩护律师的意见,对张某取保候审。目前取保候审期限已满,张某至今未被移送审查起诉。

(三)辩护理由摘要

向公安机关申请取保候审时,承办律师认为嫌疑人张某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根据《刑法》第293条的规定,寻衅滋事罪指以下四种情形:(1)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2)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3)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4)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四种情形中与本案有所相关的是“(1)随意殴打他人”和“(3)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这两种情形,但根据本案的具体情节,张某的行为并不属于上述两种情形之中。第一,张某不是随意殴打他人,张某的目标很明确,即与其发生口角的单位同事;第二,张某也不是强拿硬要公私财物,张某目的是索要赔偿,并不是无端的强拿硬要。总体上本案属于民事纠纷,不应做刑事案件处理。

二、徐某涉嫌挪用资金案

(一)案情简介

徐某从事煤炭生意,陈某与徐某系合作伙伴,陈某有一家煤炭销售公司,徐某一般以陈某公司的名义开展工作,但徐某与公司之间没有任何劳动关系。2014年陈某报案称:徐某与河南某洗煤厂谈成一笔业务,洗煤厂向其购买一批煤炭,货到付款,包含运费。徐某遂将信息告知其合作伙伴陈某,同时谎称运费需要自己垫付,要求陈某垫付100余万元运费。陈某通过自己的公司向徐某支付了运费。业务完成后,徐某将部分运费用作其他用途。事后陈某发现运费无法收回,对有关情况进行了了解,发现其实不需要垫付运费。

案发后,公安机关以挪用资金罪将徐某拘留。徐某认为这笔费用为借款。陈某已向徐某索要100多万元,徐某陆续归还了陈某20余万元,并答应余款分期偿还,只是现在徐某暂时无力按期偿还欠款。公安机关随后对徐某如何获得这笔钱进行调查,部分证人表示事后陈某向徐某要钱时表示过徐某以运费的名义骗了他。

(二)办案思路

辩护律师接受委托后认为徐某的行为不构成挪用资金罪,其不具有挪用资金的主体身份。同时,考虑到徐某的行为有可能构成诈骗罪,遂对徐某是否构成诈骗罪也做了分析,认为徐某已陆续归还陈某欠款,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不构成诈骗罪。本案最终检察机关未予批捕,徐某被羁押37天后被释放并取保候审。现取保候审期限已满,徐某至今未被移送审查起诉。

(三)辩护理由摘要

在向批捕机关发表犯罪嫌疑人是否应予逮捕的意见书中,辩护律师认为徐某既不构成挪用资金罪,也不构成诈骗罪。

徐某不构成挪用资金罪。《刑法》272条规定的挪用资金罪要求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即主体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徐某不是车某公司的员工,因此不构成挪用资金罪。

徐某也不构成诈骗罪。诈骗罪主观上要求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采用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的方式,获得了被害人的财产。本案从证据上看,虽然有部分证人证明曾今听陈某讲过徐某以运费的名义骗过他,但这种证据是言辞性的传来证据,本质上还是陈某个人的说法,因此这种证据的效力很低,且没有其他证据相佐证,不能证明徐某构成诈骗罪。

三、黄某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

(一)案情简介

2014714日,黄某公司生产销售的某减肥药品中查出国家规定的违禁成分西布曲明,遂将黄某以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刑事拘留。黄某的儿子在黄某被拘留后立即委托了辩护中心的律师代理,辩护中心第一时间安排了律师会见。

(二)办案思路

辩护律师会见了嫌疑人,根据犯罪嫌疑人的陈述,其生产的减肥药品中的原材料来自于其他生产厂家,其不知道里面含有违禁成分。根据这一情况,辩护律师给犯罪嫌疑人做了法律解答,告知犯罪嫌疑人刑事诉讼的程序,以及案件可能的结果,稳定了其情绪。会见完成后,辩护律师与承办的公安民警做了沟通,提出要求公安机关调查进货来源的建议。在辩护律师的要求和建议下,公安机关很快对进货来源的厂家做了调查,但是发现人去楼空,在关键事实无法查清的情况下,辩护律师为犯罪嫌疑人申请了取保候审,公安机关很快同意。辩护律师的积极协调沟通使得犯罪嫌疑人被羁押的时间很短。

(三)辩护理由摘要

在向公安机关申请取保候审的申请书中,辩护律师认为从主观上黄某不明知所生产的药品中含有违禁成分,其主观上对生产药品中含有违禁成分仅是过失状态,因此不构成生产、销售假药罪。

四、杨某涉嫌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

(一)案情简介

20148月,杨某因嫌小区邻居家的狗烦人,遂从网上购买毒狗药500克,将小区某家的狗毒死。后因网上销售毒狗药的商家被抓获,从其销售资料中查到杨某购买毒狗药的记录。公安机关遂将杨某抓获并从其家中查获部分未使用的毒狗药,经鉴定,该毒狗药成分为剧毒氰化物。公安机关以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将杨某刑事拘留。

(二)办案思路

案发后,杨某家属委托了辩护中心的律师会见了杨某,杨某承认了上述介绍的案件事实。会见完后辩护律师立即与公安机关进行了沟通,认为杨某第一主观上不是买卖危险物质,也不知道所购买的毒狗药为氰化物,并且数量上达不到犯罪的标准。随后辩护律师为杨某申请取保候审,在法律规定的3日期限内,公安机关对杨某予以了取保候审。现取保候审期限已过,公安机关未将本案移送审查起诉,并组织杨某与受害人进行了调解,取得受害人谅解。

(三)辩护理由摘要

在向公安机关提交的取保候审申请书中,辩护律师认为:

    杨某没有买卖危险物质的故意。徐某主观上是为了毒狗,其也不知道购买的毒狗药的具体成分,其没有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的故意。

    杨某购买的数量达不到犯罪的标准。根据有关司法解释,该案的立案标准之一是:“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毒鼠强、氟乙酰胺、氟乙酰钠、毒鼠硅、甘氟原粉、原液、制剂五十克以上,或者饵料二千克以上的。”虽然徐某购买了500g的毒狗药,但毒狗药并不是纯的氰化物,职能视作一种饵料,因此不满足二千克的立案标准,不构成犯罪。

五、顾某涉嫌串通投标罪

(一)案情简介

顾某为某建设工程公司江苏分公司的负责人。2013年,于某因承接江苏某市某国企的建设工程,找到顾某与其合作。双方商量顾某以其公司的名义投标,由于某负责从中协调,如最终中标,扣除工程款一定比例的协调费。整个协调过程由于某负责操作,具体顾某不知情。最终于某通过行贿招标委员会成员的方式获得中标。

(二)办案思路

案发后,江苏某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以串通投标罪将顾某拘留并通知家属,家属知晓后找到辩护中心,辩护中心第一时间安排了律师会见,由于该案顾某有构成犯罪的一定可能,因此辩护律师短短几天内多次会见了犯罪嫌疑人。辩护律师通过会见了解上述案情后,认为就本案的案情,顾某不应当构成串通投标罪。就此,辩护律师与办案机关进行了反复沟通,并提出取保候审的申请。最终办案机关认可了辩护律师的意见,对顾某取保候审。目前取保候审期限已满,顾某至今未被移送审查起诉。

(三)辩护理由摘要

承办律师认为嫌疑人顾某不构成串通投标罪。《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条规定的串通投标罪是投标人相互串通投标报价,损害招标人或者其他投标人利益。本案虽然顾某知道于某负责协调,但是并不清楚于某具体怎么协调。于某去协调,也不是顾某指使的,费用也是中标后抽成而不是事先给付,因此对于顾某而言,没有串标的主观故意和行为。更重要的是,于某最终是通过行贿中标而不是告诉顾某标底价格,因此没有相互串通投标报价的行为,因此顾某的行为不构成串通投标罪。

六、任某涉嫌诈骗案

(一)案情简介

任某为南京某食品企业的司机,负责从工厂向公司各门店运送货物。任某公司工资为基本公司加每月行驶里程工资。任某在工作过程中,通过采用技术手段修改里程表等形式虚构里程,最终多获得里程工资。据任某的交代,每月多获得的里程工资也就1000元左右,一共做了6个月左右,但是具体数额是不清楚的。

(二)办案思路

案发后,南京市江宁区公安分局以诈骗罪将张某等人拘留并通知家属,家属知晓后找到辩护中心,辩护中心第一时间安排了律师会见。辩护律师会见了嫌疑人,发现该案案情较为复杂,主要是其多获得的里程工资数额难以计算,且任某的行为不属于诈骗罪而符合职务侵占罪的特征,但是其涉案金额尚未达到职务侵占的立案标准。该案取保候审公安机关未批准,但是批捕时辩护律师发表了意见,最终批捕机关认可了辩护律师的意见,对张某未予批捕。

(三)辩护理由摘要

承办律师认为嫌疑人任某不构成诈骗罪。由于任某是涉案被害单位的司机,其是利用工作便利虚构里程,多获得工资,其行为符合职务侵占罪的构成要件,而非诈骗罪。根据江苏省高院量刑的指导意见,职务侵占罪的立案标准为10000元,根据任某交代的数额,任某达不到构成犯罪的标准。

分享到:

版权所有 © 江苏苏源律师事务所(www.jsxb365.com)——优秀的南京刑事律师团队,领先的江苏刑事辩护律师团队。

备案号:苏ICP备11080451号,咨询热线:18915947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