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刑事律师咨询热线:18915947890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 张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假冒注册商标罪一案,公诉机关撤销一个罪名的指控

联系我们 / Contact

江苏苏源刑事辩护中心

专业江苏南京刑事律师团队,竭诚为您服务。

电话:18915947890(万朝发律师)

邮箱:wanchaofa@sina.com

传真:025-86229833

地址:南京市江东北路305号滨江广场2幢18层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站内搜索:  

张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假冒注册商标罪一案,公诉机关撤销一个罪名的指控

来源: 江苏苏源刑事辩护中心     作者: 南京刑事律师     更新时间: 2015-12-04

张某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假冒注册商标罪、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一案

(承办人:江苏苏源辩护中心王舒律师)

一、案件概览

江苏省句容市人民检察院以句检诉刑诉(2013)38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假冒注册商标罪、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于2013年12月16日向江苏省句容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一)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部分

2012年1月15日至2013年3月12日,被告人张某明知南京市江宁区卫生纸经销商李玉峰(另案处理)无双灯牌卫生纸经销资质,仍从其处购进规格为400张和488张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双灯牌卫生纸共962件,在句容市城乡市场以60元/件的价格销售给陈某等人,销售金额共计人民币57720元。

(二)假冒注册商标部分

2011年6月份以来,被告人张某委托安徽省桐城市永茂塑料制品有限公司李某乙制作了48000只规格为258克/包的双灯牌卫生纸包装袋,用从滨海蓝蓝纸业有限公司李某甲处购进的红散装纸,包装成1000多件规格为258克/包的假冒双灯牌卫生纸,在句容市城乡市场上以50元/件的价格销售给陈某等人,非法经营数额共计人民币50000元。

(三)销售伪劣产品部分

2011年1月至2013年3月,被告人张某先后从李某、安徽逢县雨辰造纸厂等地购进84400.1公斤的杠纸、散纸,除未销售的9080公斤散纸被公安机关扣押外,其余的均用其自己印制的“大实惠”、“错不了”、“好又多”、“好来运”、“小贝贝”、“小白兔”、“恒达大实惠”等名称的卫生纸包装袋包装后,以6元-7元左右的价格销售给句容城乡市场的商店。经物价部门评估,张某已经销售的上述名称的卫生纸总额达421792.56元。未销售的散纸重量9080公斤,价值47670.00元。上述名称的卫生纸经江苏省质量技术监督印刷产品质量检验站检测,均为不合格产品。

本案两次开庭,第一次开庭时公认机关指控被告人犯三个罪,经过辩护人的辩护,公诉机关申请延期,并在延期满后第二次开庭时以句检诉刑变诉(2014)1号变更起诉决定书变更指控被告人张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假冒注册商标罪。

最终本案被告人被判1年3个月的有期徒刑,判决时被告人已被羁押1年2个月,判决后被告人未上诉,不久就刑满释放。

二、办案思路

本案起诉三个罪名,辩护律师阅卷后发现该案证据不够充分,尤其是第三个罪名销售伪劣产品罪部分的证据,存在诸多问题。因此本案的切入点是销售伪劣产品罪是否够罪的问题。此外第二个罪名假冒注册商标罪,其涉案金额是5万元,正好达到追诉标准,因此公诉机关指控的金额是否准确也是本案需要重点研究的。

三、辩护词摘要

(一)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但本案中被告人的供述、李某的证言以及李某出售卫生纸给被告人的销货清单,仅仅能证明被告人从李某处购进了1526件卫生纸。这些卫生纸是否全部以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出去以及在哪边销售的,证据是不足的。从被告人当庭的陈述来看,这些卫生纸并未全部销售出去,部分当散纸卖掉了。

(二)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1、被告人购买了多少只包装袋,证据并不充分。公诉人指控的48000只包装袋,是根据李某的证言,但从查获的送货单据来看,李某卖给被告人的包装袋只有41400只,书证与证人证言不符。公诉人称这41400仅仅是一次的数量,但根据被告人的供述已经证人李某的证言,包装袋每次发货时每次1万件左右,发了几次,所以41400不可能是一次发货的证据,而应该是发货数量的汇总清单。

2、被告人购进的这些包装袋是否全部使用了,没有相关证据。第一、从被告人家中扣押的物品中有600余只双灯258g包装袋没有用于包装卫生纸,被告人供述包装袋被烧掉了一部分,所以不能说被告人购进的包装袋已经全部使用了;第二、用于包装的红散纸数量远达不到指控的数量。258克一包的卫生纸,每件30包,那么一件卫生纸的重量为7.74千克,1000件卫生纸的重量为7.74吨。而从证据来看,李某销售给被告人的红散纸,根本没有这么多数量,从证据上看是2吨不到,被告人的当庭陈述也是2吨左右。所以从被包装的散纸的数量看,不能证明全部包装袋都使用了。

3、被告人包装好的卫生纸是否全部出售以及出售的金额无法确定。双灯258g卫生纸的销售价格并不全部都是每件50元。虽然被告人的口供里供述了销售价格为每件50元,但根据其本人在庭审中的供述,销售价格并不全部都是每件50元,有低于50元的。关于双灯258g卫生纸的价格,被告人配偶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中共有三次,分别为3月17日供述:48-50元一件;4月2日供述:45-50元一件;4月11日供述,50元左右一件。前后三次供述均比较稳定,258g卫生纸的销售价格有低于每件50元出售的。因此即使按照公诉人所指控的被告人出售了1000多件卫生纸,其销售金额也不能证明达到了5万元。

(三)销售伪劣产品罪

首先被告人销售散纸及“大实惠”等品牌卫生纸(以下简称“杂牌卫生纸”)时,主观上并不知道所销售的卫生纸是伪劣产品。

其次关于销售的卫生纸是否是伪劣产品,并不能确定。本案中公安机关将扣押的散纸和杂牌卫生纸做了鉴定,但公安机关的扣押程序并不合法,鉴定结论也存在程序合法性及证据关联性的问题。

扣押程序:第一、本案中在被告人仓库及家中搜查的扣押清单上,见证人某的签名非本人所签,持有人岳某的签名是其在被释放以后补签的。还有一份扣押清单由被告人本人签字,但是被扣押物品跟之前的扣押清单并不一致。因此扣押清单上的物品是否就是从被告人处扣押的物品以及多少是从被告人处扣押的物品,扣押清单的证明力是不足的。

鉴定结论:第一、对于散纸的鉴定,首先因为扣押程序的不合法导致不能证明送检的样品为被告人所有;其次散纸的鉴定结论与本案没有关联性,用于鉴定的散纸是从安微泾县雨辰造纸厂扣押的,不能证明指控的李某处生产的散纸是伪劣产品。第二、对于杂牌卫生纸做的鉴定,送检的样品不能证明为被告人所有。首要原因仍然是因为扣押程序的不合法。其次市场上销售杂牌卫生纸的不仅仅是被告人一家,也有其他家在销售,且包装上也没有注明是被告人所生产或销售的,所以送检的样品不能证明就是被告人的。即使送检的杂牌卫生纸样品确实是被告人的,但被告人从不同纸厂购进卫生纸,一包或几包杂牌卫生纸是伪劣产品不能代表被告人销售的所有卫生纸都是伪劣产品

最后,关于伪劣产品的数量没有依据。本案关于销售伪劣产品的金额,是公诉人根据被告人电脑里面的账单估算出来的。但公安机关提供的账单仅仅是打印出来的纸质文件,不符合电子证据的形式。根据公安部《计算机犯罪现场勘验与电子证据检查规则》,固定电子证据需要按照规定的程序,并制作《固定电子证据清单》和《封存电子证据清单》,最后形成《电子证据检查笔录》。而本案中的电子证据形式,完全不合法,因此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四、本案判决书




 


分享到:

版权所有 © 江苏苏源律师事务所(www.jsxb365.com)——优秀的南京刑事律师团队,领先的江苏刑事辩护律师团队。

备案号:苏ICP备11080451号,咨询热线:18915947890。